杨深丨彩色图景里的真实与幻象

2018-03-27 23:24 作者:毛茜 浏览:1664 A+ | A-

艺术家 杨深 《游园惊梦》没顶画廊展览现场 2018,杨深丨彩色图景里的真实与幻象,崇真艺客,游园惊梦,连环画,中央美院壁画系,荒诞,毛茜,没顶画廊,杨深

艺术家 杨深 《游园惊梦》没顶画廊展览现场 2018

‌「有意思」是杨深在访谈中使用最多的一个词汇。他认为,画画是一件非常枯燥和辛苦的事情,如果不能在过程中让自己愉悦,那不仅是非常痛苦,也是很难持久的一项工作。 

毕业于中央美院壁画系的杨深,接受的是正规的、传统学院派教育,所以当他大学一年级接触涂鸦的时候,除了让他感到新鲜之外,更多体会到了画画原来也可以很自由和享受。「越纯粹的心理,获得的快乐就越大。」杨深对崇真艺客说道。 

特别是在已有的作品上重新做处理的时候,也是心态上最放松的时刻,没有了结果的预设,就能很充分的体验到绘画带来的快感,杨深说,这往往是他绘画中最好的状态。也正是在这样的「纯粹心理」下,一些重要的元素逐渐显现出来。「我在早期作品中虚构了一个个图景,部分是来源于少年时期的记忆和对此记忆的戏剧性扭曲与杜撰。」 

《游园惊梦》没顶画廊展览现场 2018,杨深丨彩色图景里的真实与幻象,崇真艺客,游园惊梦,连环画,中央美院壁画系,荒诞,毛茜,没顶画廊,杨深

《游园惊梦》没顶画廊展览现场 2018

除了深刻的个人体验,杨深作品创作的灵感来源广泛,但激发他创作欲望的,依然是以视觉为先导。‌「一个道具、某个情节/意象,或是颜色构成的某种情绪...有时候可能比较完整,有时候可能是片段化的闪念,都会给我一种绘画的冲动。」表现在作品中,既有借用科幻电影中的怪诞场景,也有对生物/植物世界奇闻异事被情境转译后的描绘。他通过挪用连环画,商业海报和美术字体等视觉元素,以平面化的风格臆想了一个亦真亦幻的梦境/世界。 

《游园惊梦》是杨深在上海没顶画廊的首场个展,展览主题取自艺术家的同名作品。作品描绘了一个公园的场景,怪兽的突然出现制造了惊险、紧张的效果。杨深特意对画面采用了不是很逼真/写实的处理方式,落笔也是虚实相间,借用“游园惊梦”去营造一场神秘而荒诞的视觉景象。

T=崇真艺客TrueArt

Y=杨深

杨深丨彩色图景里的真实与幻象,崇真艺客,游园惊梦,连环画,中央美院壁画系,荒诞,毛茜,没顶画廊,杨深

杨深 游园惊梦 2016 绘画 布上油画 210x175cm

T:你的画面色彩非常丰富,对颜色的使用好像没什么禁忌?

Y:色彩是最有感染力‌‌的,我们在看一张画,‌‌最先进入我们的感知是色彩,其次才是形象。色彩对一个画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,画面营造的气氛很大一部分取决于色彩,并且色彩本身也带有很多文化上的含义。

在近期的作品创作上,会有意的控制颜色,‌‌更加关注‌‌几种颜色之间碰撞出的那种情绪,产生出某种戏剧性和感染力‌。 

T:展览集合了2011年到2018年的作品,绘画语言上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哪里?

Y:早期还是比较传统的多一些,偏写实和具象,描绘的真实世界加以少许夸张、变形。之后的创作就离真实世界更远了,运用比较多的是勾线,只呈现少许的笔触和肌理,相对‌平面化一些。

杨深 魔鞋 2018 绘画 布上油画 140x120cm ,杨深丨彩色图景里的真实与幻象,崇真艺客,游园惊梦,连环画,中央美院壁画系,荒诞,毛茜,没顶画廊,杨深

杨深 魔鞋 2018 绘画 布上油画 140x120cm 

T:大画和小画之间是什么关系?

‌‌Y:小画‌‌有时候就是有些好玩的想法,随手就画出来了。在具体画的过程当中,小画和大画其实是交替、穿插进行的。有时候画几天大画之后再回来画小画,‌‌手感上会比较好,‌也是创作当中很好的调剂。‌‌在某些题材表现上,直觉会有一个判断,认为适合画小画,‌‌但画着画着也有可能发展成一幅大画。 

T:这种本能上的反应会有误判吗?

Y:有的。有些小稿,你以为可以发展成大画,但真正画完后,你会发现其实源头的想法就错了,所以就不会是一幅有意思的画。

我绘画通常从速写本开始,小的色彩稿,有的时候还会画素描稿,再画油画。有很多就卡在其中的某一步,各种情况都会有,这也是画画有意思的部分,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。对于画家来说,如果掌控了全过程我觉得也是挺无趣的。 

《游园惊梦》没顶画廊展览现场 2018,杨深丨彩色图景里的真实与幻象,崇真艺客,游园惊梦,连环画,中央美院壁画系,荒诞,毛茜,没顶画廊,杨深

《游园惊梦》没顶画廊展览现场 2018

T:臆想/幻象的场景,在你构图的时候就已经铺设好了。

Y:早期的作品是这样的。最早想要画以动物园场景为主题的一系列作品,但画的时候,觉得这是一种局限,给自己设置了一些障碍,因为有时候灵感可能和这个主题套不上。包括这次展览,我不会强调是公园里发生的‌‌‌‌场景‌‌,只是想要传递出一种模模糊糊的、好似梦境的感觉。 

T:作品中会营造出一种荒诞的气氛,是你有意为之的吗?

Y:这可能和我性格有关吧,推动我去画的动力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——对现有的素材,加以扭曲、变形,臆想一个幻象的世界。在我看来,这种恶作剧式的杜撰是具有创造力的,我只有把它画出来,我才能看到,然后也会促使我不断的去画。

我的灵感来源比较复杂,既有比较个人化的回忆、体验,也有比较公众化的,例如‌‌电影,老的连环画等等。早期画面的故事性可能还比较明显,在后期的创作,这种叙事性就变得越弱化了,这是一个趋势。我个人比较在意造型上的‌‌趣味性,同时也会有意义的指向。

 杨深 辫子和胡子 2016 绘画 布上油画 210x175cm,杨深丨彩色图景里的真实与幻象,崇真艺客,游园惊梦,连环画,中央美院壁画系,荒诞,毛茜,没顶画廊,杨深

杨深 辫子和胡子 2016 绘画 布上油画 210x175cm

T:有点像魔术,画面上会留下线索,有意思的点在于,你可以根据这些线索自己去杜撰。

Y:对,所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叙事性。过去的素材来源很多,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,就是要去粗取精。以前的工作方式是,觉得这个好就拿来用,现在是要搞清楚这些来源是不是属于我的,我为什么要使用这些素材,它的必要性体现在哪些方面,这也是在没顶画廊做展览给我带来的一个收获。未来希望在创作中实现某种程度的单纯化,让画面更有力量。

杨深丨彩色图景里的真实与幻象,崇真艺客,游园惊梦,连环画,中央美院壁画系,荒诞,毛茜,没顶画廊,杨深

点击展览海报 查阅展览详情

【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发表评论
博文分类

艺讯订阅

联系客服
86-021-62666063
info@trueart.com

分享

×